你常觉得这世界没有道理,但可能是你看的方法错了

发布时间:2020-06-18

你常觉得这世界没有道理,但可能是你看的方法错了

一个雨后傍晚,你在充满仲夏夜和风的公园里散步,当你经过一个湖边小凉亭时,一阵汗臭味传来,你发现亭内有两个穿着简陋的流浪汉正在一边驱赶苍蝇一边批评政府,其中一个用难听的破嗓门批评你最欣赏的施政,另一个则用快睡着的声音附和着,你这时突然生起一股厌恶之心,觉得许多人总在未经深思的情况下胡乱批评,这种行为真令那些认真做事的人感到心寒。

看了上面这个假想情况,你可能很快发现这里有个谬误,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置身其境时,往往就很容易落入这个谬误之中而不自知。这个谬误的名字叫做「不相干的谬误」。意思是说,我们使用一些直觉上有支持度,但实际上却几乎完全没有任何支持力的不相干理由来推理一个结论。

在上面的例子中,我们推出的结论是:「那两个人在未经深思的情况下胡乱批评时政。」那幺,我们藉以推理到这个结论的依据又是什幺呢?因为我们只是路过,并不知道他们的整个推理是什幺,我们的依据只是,「他们是服装简陋又骯髒的流浪汉。」然而,这个理由能够推出我们想要的结论吗?由于服装和思考能力是不相干的,思考能力强的人其实可以穿着简陋,而穿着端正的人有可能思想能力很差,因此,由于这两者不太相干,我们几乎完全无法用服装简陋的理由来支持其思考能力很差,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宣告这个推理犯了「不相干的谬误」。

当然,我们的确也可能把这个例子中的理由与结论之间扯上一些关係,因为有人可能会说,「如果他们真有本事有能力正确地批评时政,就不会变成流浪汉了。所以,这个推论并非不相干的。」这个说法的说服力如何是一回事,但是,如果内心的确有这样的预设,而且把这个预设放入到推论中成为支持结论的一个隐藏理由,那幺,这的确就不算是犯了不相干的谬误。虽然这样的说法未必正确,但其有某种程度的支持力,只要有某种程度的说服力,我们就不能说其不相干了,但或许我们可以说它犯了其他种类的谬误。例如,「把合理当正确的谬误」。

所谓不相干的谬误,纯粹是从其依据的理由与结论的关联性来看。服装、流浪汉、骯髒等这些性质和批评时政的能力没有明显的关联,因此,我们认为其犯了「不相干的谬误」。但如果我们把上述的隐藏理由拿出来,那幺,我们的推理变成如下的样子:

理由一:他们是服装简陋又骯髒的流浪汉。
理由二:如果他们有本事和能力正确地批评时政,就不会成为这样的流浪汉。
结论:他们对时政的批评是未经深思的胡乱批评。

这样的推论或许并没有犯「不相干的谬误」,但是,理由二是需要再商榷的,有思考能力的人一定不会成为流浪汉吗?服装简陋的人,其思考能力一定很差吗?

在推理中,只要是其依据的理由与结论不相干,都可以说是犯了「不相干的谬误」。例如,多年前某台湾最高学术机构正在选举某所的所长,不久爆发了黑函,因为某候选人有外遇,所以对手主张其不适任而鼓吹大家抵制,不要选他。这也算是犯了不相干的谬误。毕竟,一个所长的适任与否,应以专业能力与办事能力为优先考量,是否有外遇似乎与此无关。但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却时常有这样的错觉,例如,许多人对大学教授的某些操守问题特别在意,总是预设了身为教授的人就应有杰出的德行,然而,德行与学问在当今时代事实上是毫不相干的。

另外,台湾的选举文化可以说是集各种「不相干谬误」的展览会场。例如,某候选人很可怜,哭哭啼啼,又是下跪,又是宣称被政治迫害,这样可怜的人应该要被选上才对,请大家投他们一票。这是犯了「诉诸怜悯」的「不相干谬误」。其实,要不要投给一个人,端看这个人是否能在该工作上有杰出表现,而不是看他可不可怜。

其他类似情形还很多,例如,我们通常不太重视儿童的意见,认为儿童的意见不值得一听,然而,年纪小的未必就说不出有建设性的话出来。或者,我们对语言能力不好的人也有偏见,当你听到一个大舌头说话,你自然而然地会将之当成是笨蛋,这样的情形常发生在留学生身上,当一个语言能力还不够好的留学生,到国外时就可能被当成笨蛋,因为你说的话听起来就像是笨蛋说的。

那幺,请小心了,当自己的思考中出现一个感觉上有点不踏实的结论时,想一想支持这个结论的理由是什幺,你说不定正在做一个不相干的推理。

1. 小王和小玉结婚后生了小孩叫做「老万」,老万唸小学时成绩很差,作业都不会写,他的老师小花在他的作业上批改一些意见并要求家长签名。老万回家后把批改的作业拿给爸爸小王签名,小王看了上面很丑的字便说,「你们老师连字都写不好,难道真能教好书吗?」

字写得不好,的确给人一种没学问的印象,我们很难想像一篇像小学生字迹的文章会是一篇伟大的作品,因此,当我们看到字很丑的时候,自然而然会觉得写字的人没有什幺学问,进而认为没什幺学问的人,他的教书能力应该也不好。然而,如果我们小心思考,就会觉得字写得好不好跟有没有学问并不相干,而且跟教书能力也不相干。字写得不好,只表示过去没有好好练字;而过去是否有好好练字,跟学问与教学能力是无关的。因此,小王犯了「不相干的谬误」。

2. 小玉买了一瓶红酒回家,小王喝了说:「这种红酒真是难喝死了。」小玉说:「不会吧,隔壁那个大富翁昨天跟我说这红酒是他最喜欢的红酒耶。」

小玉犯了不相干的谬误,一个人是否有钱,跟他是否对红酒有品味能力是不相干的。我们通常觉得品酒是一种高级的享受,而且觉得有钱人都会喜欢这种高级享受,因此,我们自然而然的会以为有钱人都懂得品酒。但实际上这是一种嗜好与能力,有钱与否不能推理出是否有此嗜好与能力。

另外,小玉也可能犯了「轻率因果连结的谬误」,他很轻率的把「这种红酒好喝」当成是「大富翁最喜欢这个红酒」的原因,事实上,大富翁说不定是因为喜欢那种红酒的颜色、气味等等,或根本只是那种红酒带给他某种特别的回忆。当大富翁说他最喜欢这个红酒时,并不表示他主张这种红酒最好喝。

3. 某补教名师批评另一位补教名师只有专科学历,却能当补教名师,令人匪夷所思。

这可以算是一个不相干谬误。因为,名师和学历不怎幺相干,理由是,所谓的名师表示很会教、教得好,这和学历实际上的关联并不大。当然,具备基本的教学知识是教得好所必要的,但实际上不一定和学历相关。学历好通常代表有知识,但不一定会教。学历不好不一定没知识,也跟是否会教无关。

4. 犯人出狱后会再犯,所以不能放弃死刑。

近年来关于死刑的争议有许多的说法,其中一个就是以再犯率高,而主张不能废除死刑。其实,再犯率和是否要废除死刑应该是不太相干的。真正要考虑的应该是假释的制度以及监狱中的教育问题。如果废除死刑,原本的死刑犯应该是被判无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人如何可能再犯呢?问题在于,由于假释制度,即使是无期徒刑也可能出狱,再犯率升高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样的问题实际上不仅仅针对死刑犯,对于那些被判十多年的重大犯罪也是一样有问题,有没有可能有较好的狱中教育来改善这种情况,而假释的实施能否更谨慎一些,这两个问题才是真正相干的重点。所以,我们可以说这样的主张犯了不相干的谬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